皇兄说得是_(:з」∠)_

头像是最最漂亮的女朋友

对不起我又来烦人了,重新发一下

想约稿稿买彩墨,求求大家救救孩子,救救孩子。

文风什么的参考博文。

原创接√同人凹凸只接安雷,其他的随便,举例:迪士尼、皮克斯、漫威、魔戒、小英雄、APH。没看过的作品把握比较小,不一定接。商稿也只接安雷。

私稿的话30r到50r一千字,商稿的话40r到60r一千字。如果约多点字可以给你打折呀!!!我好乖的呜呜呜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

处在道德法律边缘的小众题材和个人性癖99%可能不接,举例:弓虽女工、囚禁。

QQ3096015760,有意请找我商量!!!!不扩列不扩列。

声明

短期内不会更新,写文随心所欲,lof卸载一段时间,取关随意啦。

原因不止一二,最近也无事发生。只不过想图一段时间清净罢了。一切安好,不必过问。

不写惹人的妄言,不写讨好的供文。

黑名单里有贵客,并非有意见,只是观点不一样,行文做事也不太赏识。敬而远之,不打扰,不针对,不多看。

若您发觉您是其中之一,请务必明白,这只是一个措施、一个各得其乐的方式。我对您生平为人了解不多,也与您无过节,无权说您这人如何,也不必为您坏我心情。

只是不愿看您的部分作品,或不忍看您的部分为人,我远走好自勉。

与其冲着我旧的幼稚作品来,不如帮我在抽奖条下留个评。免费的吧唧虽然旧,但总归是好的。

人老了记性不好

我又忘了讲。

九个小倒霉蛋里还抽一个人,除了吧唧加送一本无料,内容是未公开的。

想要的话请到上一条去评论。

新置顶

叫禾倌,一个网友。

安雷过激洁癖。

日lof不可以。不可以。不可以。全都不可以。

除非你是我亲友。

不混圈,只是偶尔写写文。

不能接受对家和无差,但不会diss,也不会恶意针对。本身因为诸多事情而极其不喜欢,但不会把个人情绪摆出来影响别人。

如果偏要凑到我眼前,我会踢开。因为这是忽视和不尊重。

如果因为上一点觉得不舒服了,拿着自己的过度反应和个人情绪,要我买单。那祝好好享受自己的恶臭。

这条兼职质问箱。

😭

对不起!!我昨晚忘了说明了,邮费要大家自付!!
重新发一次😭

666fo感谢。

在这条的评论里抽九个小倒霉蛋送吧唧+《樱桃处子血》的无料。

当然黑箱的亲友就不要来捣蛋了啦!

重点声明:

↓请了解过以后再评论,否则不赚钱的无良博主一律懒得理。

吧唧是我的一大堆旧吧唧,不是凹凸的,也不是安雷的。含有夏目友人帐、黑执事、lovelive和盗墓笔记。因为是旧吧唧,所以有个别的可能有些刮花。

无料是自己用一整张A4纸折叠起来做的,只有巴掌大,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粗糙,可能会打个孔系个绳,或者订一下,但依旧非常非常非常粗糙。

本来应该配图说明,但人生需要懒惰的惊喜嘛~

因为我很拖延,所以可能拖很久。(划重点)

😌

和宿宿快乐吐槽的沙雕历险记系列居然真的写出来了。

我对(适度)ooc真的没有什么意见,也没什么资格有意见(我自己都会仗着同人必ooc去弄私设)只是不喜欢过度严重的ooc罢辽。并不想做圈管,也无意针对😌佛系老人连tag不打不脏眼的。

如果还是有人要跟我撕我就指路这条声明,然后拉黑。

骑士的场合:不断向前!!安安历险记!

*安迷修版《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》剧场

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这话虽不假,但并非次次属实。安迷修对雷狮向来不合,每次见面必要对峙一番,却也因此越发了解对方。抛开理念不论,单谈不计后果的固执与不顾诸神的独狂,他们也算得上知己。安迷修有一难言之隐:他乐见雷狮的嚣扬跋扈,因他强大的实力而欢喜,享受刀剑相向的乐趣,常为了雷狮的可恶、他的狡猾之处而窃喜。

这显然已不能讲作对手的赏识。他非只贪图打斗的畅快淋漓,还有雷狮绞如黑豹的腰肢、蓄势待发的臂,及落雷时坦然自若的一笑。从前他因为雷狮作恶而叹惋,如今他为此恼怒、为此妒火中烧,又庆幸他是如此的顽劣而狂妄,使得安迷修的情感触不可及、近在咫尺而远在千里。在数万次的交锋后,安迷修已不能仅凭骇人的自制力逃出情感的牢困。他听说了另外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个雷狮的存在,便擅自离去,试图在独处中回归静默,或在那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个男人身上找到慰问。

因着某种人不能算的稚气,他偏选了与雷狮截然不同的路线。安迷修乘云飘过日落时分的皇宫,遇到聪明而叛逆的小皇子;他徒步游过麦浪,见到田埂上歌唱的十三岁雷狮;他随风经过海堤,结识长着鱼尾的、结实而诱人的雷狮。还有的雷狮不谙世事又叛逆,不知所措地谩骂着世界,又做小混混找乐子,又不满足地自寻短见;有的雷狮杀人如麻,冷酷无情而自做清高,脸上寻不见一丝笑意,唯独对他深情;有的雷狮长着猫的耳朵,时常满面潮红地瞪着他,泪眼朦胧;有的雷狮从欲望上发出一切行为,笑得极像嫖客,整日想着如何调侃他,似乎自由便是安迷修的一寸皮肤,重过雷神之锤与万千星辰;有的雷狮爱他爱得极深,要为此杀他,再杀自己的自由之身。他被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双紫色眼睛盯过,却只为一双眼睛停留过。

那个雷狮别名布伦达,常与他彻夜交谈,论证世间公正。安迷修私下诞生的情感在他身上得以安放。他不必再因理念不合而困扰,再因雷狮的恶行而愤怒。这样美好的日子持续到一个篝火夜,布伦达问起他的过去:你从哪个雷狮那里来?

于是安迷修又记挂起种种过往,种种命定的坎坷。他又回到了雷狮面前,带着一身风尘和两把剑,踏上凹凸星球焦黄的土地。雷狮正打量着他,似乎对他的遭遇极为好奇,又嫌恶地不愿得知另外的自己会是什么可怖模样。他正思索着如何开口,安迷修一言不发地走过去,倏地抱住了他。

“雷狮,有你在真是太好了。”

十八岁的男孩终于对他的宿敌产生了同情,这使得他大声嘲笑起安迷修来。

花千语的金砖猪扒焗饭、吐司三明治、焦糖烤布雷。
猪扒焗饭是装在面包里的。

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

雷狮听闻这世上共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安迷修,每一个都不同于与他刀剑相对的安迷修。于是他在一个黄昏离开,驾着雷电与飞船,去找寻那余下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个男人。

他为此踏遍大千世界。有的安迷修身高一米九一,为复仇而彳亍,在漠不关心中打量着周遭的一切;有的安迷修展现着过多的、生育的喜乐,不好奇生死之趣,也不对本能施加偏见,只是压着他做爱;有的安迷修因人欲而造,长着千篇一律的俊俏脸蛋,时常还带有兔耳朵,羞涩热情,一吹风便会满脸通红地倒在他怀中;有的安迷修怀着一腔孤勇,手持双剑,却极易羞恼,似乎极乐于做欲拒还迎之事;有的安迷修已至暮年,眼中的沧桑纯粹如雨而壮阔如浪,只叫他在沉默中眼观四方,在孤独中留意八面,好识得静默与卷云酥风;有的安迷修年轻气盛,热衷于与他较量,又极为坦然,直言不违地道出赏识与喜爱,约他彻夜切磋、交谈、辩论。

最终他走过了一望无际的荒沙,路过了暗象森罗的黑市,潜过了波涛汹涌的星海,经过了寒风瑟瑟的小镇。那第一个安迷修正在等他,面上神情复杂。既因他的回归而不快,又为他的失踪而担忧。上一个安迷修是个强大又可悲、矛盾而脆弱、固执己见的将军,刺穿了他的腹部。雷狮只好捂着被洞穿的、骨血淋漓的胸腹,一步一颤地走向安迷修。

安迷修,用你的剑封住我的伤口,止它的血吧。

😌

不讨好、不怨恨、不强求、不将就、不畏惧、不冲动。

大千世界,无挂无碍。自去自来,自由自在。要生便生,莫找替代。

只愿来去自如。